再造民国

再造民国

尤妙在佐之半夏、陈皮,否则痰未能全消,而气不能遽下,痞硬、胁痛之症乌能尽除哉。总之呆病成于岁月之久,而不成于旦夕之暂,若一时而成呆者,非真呆病也。

至于夜分,尤肾水主事,水不能养火,而火自游行于外,仍至齿而作祟。愈后须用补肾之剂。

 然则终治何经而三阳之邪尽散乎?人有壮年之人,痰气太盛,一时跌仆,口作牛马之鸣者,世人所谓牛马之癫也。

凡人心君宁静,由于肾气之通心也。不知过食肥甘,则热气在胃,胃火日冲于口齿之间,而湿气乘之,湿热相搏而不散,乃虫生于牙矣。

此方全去消心包之火,而又不泻心中之气,心包火息而胃气自安矣。孰知伤寒邪入阳明,火焚其内,以致自汗,明是阴不能摄阳而阳外泄,又加发汗,则阳泄而阴亦泄矣,安得津液不内竭乎。

 必须急灭其火,以救燎原之势,而不可因循观望,长其火焰之腾,以致延烧各脏腑也。肾主大小便,肾水无济于大肠,故火旺而致便血也。

Leave a Reply